金融科技或成银行利润增长“引擎”

未来,银行应加快平台化转型,打造能够为客户提供沉浸式和旅程式体验的一站式智能化金融服务平台,实现服务供给从单一化、产品化转向多元化、场景化。通过金融与场景的整合,提升价值流转的效益。积极探索开放银行的实践,以开放技术为依托,构建开放式的创新生态,将各类金融服务润物细无声地延伸到用户身边。

从“交易银行、零售银行”,到“金融科技银行、智慧银行”,再到“开放银行、平台银行”,这些蕴含着“科技”基因的时兴词汇,无不表达着传统银行将科技深度融入业务发展甚至是战略转型的创新实践。


在2018年年度和今年一季度的上市银行业绩报披露中,“金融科技”无疑仍是浓墨重彩的一笔。更加值得关注的是,从增长模式来看,虽然规模扩张仍是绝大多数商业银行驱动净利润增长的主要因素,但同时也应看到,少数金融科技领先银行已经开始从科技转型中谋得红利。毋庸置疑,未来,金融科技扮演的绝不仅仅是后台技术支持的角色,而是为银行创造利润的关键角色。


科技投入力度持续加大


梳理近期年报和季报可以发现,银行系金融科技已不再停留于早些年的战略讨论阶段,而是逐步落地至业务发展,甚至成为转型的核心驱动力之一。而科技投入力度的加大则主要集中于两个层面,一是对科技创新的资金支持持续提高;二是科技人才的培养与引进。


2018年,不少商业银行在资金方面加大了对金融科技的投入。例如,招商银行金融科技创新项目基金额度由“上年税前利润的1%”提升至“上年营业收入的1%”;交通银行2018年信息科技投入较上年增长6.1%;平安银行在年报中也披露,该行2018年IT资本性支出25.75亿元,同比增长82%。


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研究发现,从投入领域来看,与前几年商业银行金融科技投入聚焦“拓场景、引流量”不同,2018年,商业银行更加强调修炼“内功”。一方面是设备类支出增加,比如金融科技基础设施、IT系统设备等底层信息系统的升级;另一方面是投资类支出增加,包括成立金融科技子公司、设立金融科技创新基金等从源头上加强技术创新能力的提升。


此外,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在高校毕业季即将来临之际,不少银行开始为金融科技相关部门“招兵买马”。例如,邮储银行总行2019年春季校园招聘为金融科技设立专场,在北京、成都、合肥、苏州四地招聘专业人才,职位包括信息科技部、软件研发中心、数据中心等。除了大型银行,中小银行也不甘落后,广州银行于4月初发布金融科技人才社会招聘启事,为该行金融科技部和运维中心充实人才队伍。


“在市场环境瞬息万变的信息时代,实现科技赋能必须依靠一只高素质、专业化,具有市场竞争力的金融科技人才队伍。”交通银行发展研究部副总经理周昆平强调。2018年年报显示,平安银行科技人力2018年同比增长超过44%;交通银行则启动了“FINTECH管培生”“金融科技万人计划”“存量人才赋能转型”打造金融科技人才队伍的三大工程。


金融科技助普惠金融“特色化”


上市银行年报显示,2018年,各银行普遍加大了普惠金融业务的推进力度,普惠金融贷款增速整体实现较快增长。据公开数据披露,建行、农行、交行等国有大行增长率都在28%以上。而普惠金融业务的快速发展与金融科技不无关系。


近日,招商银行披露了该行普惠金融最新成绩单——截至2019年4月末,该行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余额突破4000亿元,7年累计发放小微贷款超过2.5万亿元。而在新发放的小微贷款中,有75%的客户是通过线上平台获得贷款发放的。


此外,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调研发现,各行运用金融科技和大数据等手段,推出了一系列各具特色的普惠金融新模式、新产品,扩大了“长尾”客户的融资获得率,实现了服务普惠客户的“扩面、增量、降成本、控风险”的可持续发展目标。


值得一提的是,各行通过对金融科技的运用,使普惠金融呈现出各具特色的发展优势。例如,交通银行小微企业线上融资平台推出的“线上优贷通”“线上税融通”“线上抵押贷”等产品通过“线上+线下”金融服务新模式,形成了民营、小微企业贷款申请便捷、审批高效、专业高额的特色优势。


招行则以金融科技为抓手,成功创建了集线上平台、集中审批、专业队伍服务于一体的新模式,开发了从申请到放款仅需60秒的闪电贷平台,打造了全国独树一帜的“一个中心批全国”零售信贷工厂集中审批模式,设立了普惠金融服务中心并覆盖全国44家分行。


更加值得关注的趋势是,金融科技将不再只是提供后台技术支持的角色,而是直接关系到银行利润创造的重要角色。以招商银行为例,经过多年金融科技探索,普惠型贷款已经成为该行优质资产的重要组成部分,截至2018年年末,招行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余额超3900亿元。


商业模式平台化转型


《金融时报》记者在梳理金融科技领先银行2018年年报时发现,“平台化”正在成为银行布局金融科技的重要商业模式。无论是招商银行年报,还是该行相关负责人在公开场合表态,都多次强调该行两大APP的“月活跃用户(MAU)、日活跃用户(DAU)”的重要性,而这两个指标恰恰是考量银行平台的核心指标。


数据显示,2018年,招商银行“掌上生活APP”和“招商银行APP”的月活跃用户(MAU)突破8100万户,较上年末增长近48%;平安银行APP融合平安集团五大生态圈,定位“综合金融产品销售和生活服务平台”,注册用户6225万户,月活跃用户2588万户,较上年末增长近83%。


“金融科技不仅仅是运用科技手段提升效率、降低成本,更重要的是,通过金融科技对商业模式进行再造。”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研究专员李莹认为,在以客户为中心,依托技术创新实现价值创造的新战场,平台化是银行业推进创新转型和服务升级的重要方向。


例如,招商银行率先将经营主场从实体网点向两个APP转型,重新定义了银行服务边界;平安银行则提出“平台引领”战略,打造面向零售、公司和同业的三大门户。从财务数据上看,上述两家银行均以较小幅度的资产规模增长,实现了较大幅度的营收增长,凸显了内建平台、外拓场景的战略导向。


民生银行行长郑万春表示:“未来,银行应加快平台化转型,打造能够为客户提供沉浸式和旅程式体验的一站式智能化金融服务平台,实现服务供给从单一化、产品化转向多元化、场景化。通过金融与场景的整合,提升价值流转的效益。积极探索开放银行的实践,以开放技术为依托,打破城墙,搭建桥梁,构建开放式的创新生态,将各类金融服务润物细无声地延伸到用户身边。”